襄阳村均集体收入超40万元

2021-06-10 11:12:26来源:襄阳日报
字号:
  支部强不强,在于领头羊,农村富不富,关键在支部。  近年来,襄阳市以选优配强村党组织书记为抓手,推进农村基层党组织整乡推进、整...
  支部强不强,在于领头羊,农村富不富,关键在支部。

  近年来,襄阳市以选优配强村党组织书记为抓手,推进农村基层党组织“整乡推进、整县提升”示范创建行动,统筹推进乡村振兴战略。截至目前,全市共有4名村支书获得国家级奖励,建成省级以上美丽乡村98个。2020年度,全市纳入统计的2474个村(社区)集体经济收入全部超5万元,村集体经济总收入10.1亿元,村均超过40万元。村里的文化广场建设还需几日完工?村道刷黑还剩多少米?今年刚刚引进的婺源菊花长势如何?……

  5月29日,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见到谷城县冷集镇塔湾村党支部书记邓立建时,他才上任不足2个月,面对记者的一连串提问,对答如流。“2020年村集体收入超过30万元,现在轮到我了,可不能‘掉链子’,我要继续带领全村向前奔。”虽然重任在肩,但邓立建底气十足。

  配好领头雁,支部强起来

  2018年,龚保贵返乡归来,通过竞选成为老河口市张集镇油房湾村党支部书记。

  “这个村宗族势力盛行,上一任书记经常被迫妥协,干群关系很紧张。”上任之初,老河口市委组织部给他打“预防针”。

  村里一名村民明显不符合条件,却连续多年享受低保待遇,群众对村“两委”意见很大。龚保贵决定以此为突破口,宣讲政策、沟通感情,说服其子女,最终,该村民主动退出了低保,全体村民拍手叫好。

  2019年,在建设农光互补电厂的升压站时,需占用龚保贵自家6亩土地,他无偿献出。2020年,村里需要集资80万元建设果蔬育苗大棚,2天时间村民踊跃出资200余万元。“龚书记是真心为村民好,他说的话,我们全力支持。”村民龚骏说。

  近年来,襄阳市注重选优配强党组织带头人,从本村致富能手、外出务工经商返乡人员、本乡本土大学毕业生、退役军人中的党员里培养选拔村党组织书记,推动村“两委”队伍整体优化提升。

  获得“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个人”称号的南漳县肖堰镇斑竹坪村党支部书记卢必富,此前凭借开办预制件加工厂致富。担任村支书后,他带领村民开农家乐、养稻田虾、放绿色鸡、喂生态猪,至2020年底,村集体年收入超过20万元,全村人均年收入超过1.4万元。

  还有前文提到的邓立建,作为退伍军人的他在工作中展现了军人作风,一周之内做通4户村民工作,同意调换宅基地,村文化广场得以顺利开建。

  据统计,2016年以来,襄阳市常态化推进软弱涣散基层党组织排查、整顿,组织培训村党组织书记1.4万人次,2人荣获“全国脱贫攻坚奖奋进奖”,2人获得“全国脱贫攻坚先进个人”称号。

  党员做垂范,民心聚起来

  拓宽道路需要迁坟,党员带头迁;厕所革命要拆旱通水,干部抢先拆……

  在襄州区张家集镇李营村,每一项工作任务都由党员干部率先垂范。过去很长一段时间,李营村是全镇有名的“三差村”——基础设施差、群众素质差、干部作风差。“如果我们党员干部不带头,村里工作就推不动。”2018年担任村支书后,宋艳华提出“要苦先苦党员、要亏先亏干部”。多年来,村集体多处土地撂荒,有的已被村民搭成杂物棚、牲口棚。宋艳华准备将这些土地收回集体所有,统一建设“小三园(菜园、花园、果园)”。

  可先拆谁家的呢?宋艳华几经思索,率先找到党员陈某,由他做其父母工作,最终无偿腾退杂物棚。党员带头,全村行动,如今的陈营村已成为“网红”美丽乡村,今年“五一”期间接待游客过万人。

  在谷城县茨河镇石井冲村,村集体谋划发展饲养中蜂时,57岁的党员李加友主动请缨,承担起100箱中蜂饲养工作;在襄州区尹集乡姚庵村,人居生活环境整治需要拆除私搭乱建,入党积极分子董万峰带头拆掉父亲家中的违建……

  襄阳市委组织部副部长王海梅表示,通过党员干部率先垂范,有效解决了基层党组织号召力不强、群众参与度不高的难题,营造了基层党组织“一呼百应”的政治生态。截至2020年底,襄阳市累计建成省级以上美丽乡村98个,美丽乡村建设已成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重要抓手。

  引领加实干,产业旺起来

  “六一”前夕,襄阳市晨光小学全体师生来到襄城区尹集乡姚庵村的福恩牡丹园,举行“三红校园”主题活动。

  该牡丹园系襄阳市面积最大、设施最全、项目最多的田园综合体,集旅游、观光、采摘、拓展、研学、食宿于一体,2020年吸引游客超过30万人,实现旅游综合收入1000余万元。驻村第一书记刘伯龙说:“基层党组织,既要强化党的建设,也要引领兴办产业,为乡村振兴注入经济活力。”

  近年来,姚庵村持续推进人居环境整治,全力发展文旅产业和苗木花卉产业。至2020年底,全村13个田园综合体开门营业,7家苗木花卉企业或合作社先后成立,村集体从负债累累到现在经营性收入过百万元。

  而受益者,恰恰是村民——为全体村民购买一定比例的社会保险,为全村60岁以上村民发放老年补贴,开发保洁员、停车场管理员等公益岗位……刘伯龙说:“2020年,村集体收入124万元,其中半数以上通过各种渠道回馈给了村民。”

  党建引领,产业先行。2018年至2020年,襄阳市级财政和市管党费连续三年投入资金1040万元,对292个集体经济薄弱村和集体经济产业进步村进行奖励。

  截至2020年底,全市所有行政村集体经济收入均超过5万元,总额突破10亿元。以桃花岭、樱花谷、牡丹园、红色历史、三线文化等为代表的乡村旅游蓬勃发展,一大批柿子大王、茶叶大王、香菇大王等创业富民典型喷薄而出。

  襄阳市委负责人表示,下一步将持续组织发动群众,推进全盘规划村庄布局、全面提升乡村面貌、全域推进“两基”补短板,以农村基层党建引领乡村振兴,以乡村产业高质量发展助推乡村振兴。

责编:aomi

  • 路过